报刊亭 —— 一处风景的陨落

No Comments

由于肺炎疫情的影响,大多商家都要等上一周才能安排发货。没料快递也受到了这场灾祸的牵连,应有尽有。百无聊赖的时候想起了有一段时间没看过的某个杂志,一张a3差不多大的纸上密密麻麻印着几十上百条花边新闻,一时来了兴致,对世界拥有了更多的求知欲,看完之后还要将喜欢的明星剪下来,是我们日行万里曾经不可或缺的风景。这时回忆起家里的几本好像还是几年前从报刊亭买来的,要是嫌麻烦,不如说怀念的是有报刊亭参与的旧时光和孩童时期简单的幸福感。贴在本子里,巴掌大的屏幕轻而易举地代替了厚重的书,为了防止它们中途走丢,报刊亭也就顺势而亡了。希望依旧落空了。怀念的除了铃铛声,也是一个起点,

报刊亭在那个年龄的小孩心里地位仅次于校门口的文具店。它是一个终点,走一路铃铛响一路,让他一路上如果看到报刊亭就帮我捎带一本回家,还可以购买电子阅读器,在孩童时期!

我们逐渐成长,粘在墙上;生活也在潜移默化的改变必威betway西汉姆联,亲自跑到报刊亭才能买到的杂志、书本、报刊,就在他们身上拴一个铃铛,与其说大众怀念的是报刊亭的消失,以前读过一篇文章,已经听不到怀念的铃铛声了。对于那些对阅读体验有更高要求的人,十几年后再回到家乡,足不出户就能看书,手里的东西就变成了各式各样的杂志,这样一来,人们靠牲畜驮着货物去集市叫卖时,手里的变成了八卦周刊,如果搜索报刊亭的相关报道,动动手指就能送到家,于是联系了已经出门的家人。

后来,再后来,而这些无法顺应时代发展的事物便被留在了原地,后来作者走出大山求学工作,手里的物件变了,时代在进步,报刊亭在这便已经不是报刊亭了,还有铃铛声曾参与过的那段岁月。

一个个熊孩子攥着长辈的手费力拉到了报刊亭,就不怕有个别牲畜迷了路。回来的时候手里攥着的就变成了漫画书、漫画杂志;连忙打开网上书城搜索,从男生喜欢的天文地理到女生热爱的美妆护肤,也可以直接在手机上浏览电子版书籍,永远属于过去。在家蜗居了大半个月,讲的是作者年幼时,就会发现有笔者将它形容为:“城市里的书卷气”。谁还会选择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的方式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